卡尔·罗夫神秘离宫

卡尔·罗夫神秘离宫

中国日报网环球在线日,“布什的大脑”卡尔·罗夫突然宣布:辞去总统首席政治顾问和白宫办公厅副主任之职。美国总统布什一脸严肃地站在他身旁倾听着,然后依依不舍地与他拥抱——尽管卡尔·罗夫8月底才会线场!这是美国《大西洋月刊》统计出来的令人咂舌的数字。卡尔·罗夫何来如此能耐?答案既简单又令人惊奇:他将自己的生意经移植到了政治当中。

20世纪90年代中期,得克萨斯州(以下简称得州)女律师欧文打算参加州最高法院的竞选,她给一位商界好友打电话征询意见,这位好友脱口而出:“你和卡尔·罗夫谈过吗?”

此时的卡尔·罗夫,40岁出头,名片上没有任何一个政府官衔,只是一个私人咨询公司的老板,手下员工不到10人。不过,很多得州共和党人知道,这个小老板自1981年注册咨询公司后,就成了得州政坛的风云人物。

卡尔·罗夫的手里握有一份名单,上面很详细地记录着得州共和党的主要支持者。在今天的美国人看来,编写一份支持者名单,简直就是最基础的竞选准备工作。但在20世纪90代初期的得州,这却是一大创举。当时,得州是的天下,共和党势单力薄,只能拉到少得可怜的资助。没有财力支持,共和党的选举就成了“无米之炊”。如何才能改变这一局面?卡尔·罗夫苦思冥想,最终意识到,必须像“挖”广告客户那样,“发掘”共和党潜在的支持者。于是,他频频光顾达拉斯、休斯敦郊区,跟有钱人聊天,陪他们度假。他还斥巨资购买了一些商务数据,分析富人们的购买习惯,从中预测他们的政治倾向??与此同时,他告诉那些有钱人:共和党就像一只潜力股,值得投资。

由于手握筹款秘方,且公关能力出众,卡尔·罗夫很快就成了得州共和党的大红人。他的第一个大客户比尔·克里蒙斯,后来就是靠他的辅佐,成了得州百年来第一位共和党人州长,改变了自从南北战争以来,得州由控制的局面。其他接受卡尔·罗夫“锦囊妙计”的共和党人,也纷纷挺进得州最高法院、州政府、州参议院。到了20世纪90年代末,得州已经完全成了共和党的势力范围。

此时的卡尔·罗夫,俨然成了共和党的半个上帝——要想选举成功,必须通过他才能争取到资金;只有他看上的共和党人,大老板们才肯解囊相助;甚至于,他为谁提供“咨询”,谁就能上台。

对卡尔·罗夫来说,美国选民就像广告受众。而他则是广告策划和推销员,任务就是让尽可能多的人接受他的广告。

他曾对得州各郡县的选民做过详细的“市场调查”。年龄、性别、种族、收入、宗教信仰等,他都了如指掌。然后,他开始考虑这些因素对他们的投票会产生什么影响。接下来,他会亲自动手设计“拉票邮件”,直接投到选民们的信箱里。

在美国,每个家庭每一天都会收到各种花花绿绿的推销邮件,一般都会当垃圾处理掉。然而,每个家庭打开卡尔·罗夫的邮件时,都会觉得信里说的正是自己的心里话:对某一社会问题我们该这样处理吗?为什么人坚持这种处理方式?我们可以有别的选择,对吗?

1994年,卡尔·罗夫帮助小布什竞选得州州长,对手是在任女州长安·理查德。经过一番调查,卡尔·罗夫发现了一个被人忽略的“秘密”——得州东部的选民多是保守的基督徒。于是,他立即授意小布什的竞选团队在得州东部攻击安·理查德是同性恋者,从而激发选民们对的反感情绪。尽管那时的安·理查德已经是4个孩子的母亲,但得州东部的选民们还是不时接到卡尔·罗夫的直投邮件和电话,询问他们一个“假设性”问题:“如果安·理查德被许多女同性恋的助手包围,你是否还会投她的票?”这种抹黑不留痕迹的方式,后来成了著名的“罗夫烙印”。

2000年,当小布什竞选总统时,卡尔·罗夫又将这一特长发挥到了极致,成功地把布什塑造成一个有着坚定宗教信仰和道德心的人。在给福音教派信徒们的邮件里,卡尔·罗夫问他们:“你们同意堕胎吗?赞同同性恋吗?布什和你们的立场完全一致。”毫无疑问,收到这一邮件的选民,最后都将选票投给了小布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