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岁当部长“政治神童”引争议

34岁当部长“政治神童”引争议

46岁的法国总统马克龙日前改组内阁,选了个34岁的教育部长布里埃尔阿塔尔,成了热门话题。

阿塔尔可谓是“政坛小鲜肉”,是法国最年轻的国民教育和青年部长(即教育部长)。

他的经历也颇为吸睛:26岁成为百万富翁、曾和多个法国总统是校友,还因颜值在社交媒体上“圈”了一小批粉丝……

1989 年 3 月 16 日,他出生于克拉马尔(上塞纳省)。父亲伊夫阿塔尔先后担任律师和电影制片人。母亲玛丽德库里斯曾是一家制片公司的员工,后来成为市长。

阿塔尔从小与三个姐妹在巴黎长大。在巴黎六区的低调私校阿尔萨斯学院学习后,他于2007年考入法国的“哈佛大学”——巴黎政治学院,并于2013年获得大学学院文凭和公共事务硕士学位。

在大学期间,他曾申请社会党基层党部的书记职位,但未成功,随后创建了一个主要负责组织学生活动的机构。

这一机构的管理层负责招募和培训学生前往一些贫困社区高中,并鼓励学生们在那里就业。

2006年,他加入社会党,以支持该党候选人塞戈莱娜罗亚尔竞选总统。2007年总统选举期间,阿塔尔第一次进行投票。

此后,在2012 年至 2017 年期间,他加入时任左翼社会党(PS)卫生部长玛丽索尔图雷娜的内阁团队,成为最年轻的部长级顾问,撰写部长级演讲,并于2014年担任凡维斯市议员。

2015年,26岁的阿塔尔因父亲去世,继承了超过100万欧元,成为百万富翁。这并未让阿塔尔停下追逐事业发展的脚步。

第二年,他做出人生中堪称最重要的选择之一——加入马克龙创立的“共和国前进党(后改名为复兴党)”,成为未来总统的得力助手之一。

同年,阿塔尔在上塞纳省第十选区立法机构选举中当选议员,接替了占据该席位30年的安德烈桑蒂尼。在国会中,他被任命为文化事务和教育委员会的成员,还是学生指导和成功法案的报告员。

2018 年,29岁的阿塔尔成为马克龙所在政党的发言人。同年,他又被任命为当年菲利普总理政府班子的国家教育和青年部国务秘书,成为1958年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成立以来最年轻的副部级官员。

从那时起,阿塔尔仕途发展迅速,凭借敏锐的政治嗅觉和流利的演讲能力,他被很多人看作政府中最有才华的代表之一。

他从2021年开始成为复兴党执行委员会成员。2020年至2022年,他担任政府门面,称职地扮演政府发言人的角色。

法国教育部在2020年曾宣布推出“学习假期”,拨款2亿欧元(约合15.7亿元人民币),为100万学生补回防疫隔离期间缺席的课程。

阿塔尔在采访时说,政府希望资助“25万个小孩到各地‘学习’夏令营度假”,其中20万个保留给“来自城市‘优先街区’(贫困街区)的小孩”。

此外,阿塔尔总能毫不犹豫地为总统进行辩护。比如有反对派攻击行政部门或批评相关计划时,他会坚定地表现出自己的立场。

早在2017年他就曾表示:“我相信马克龙,我对他怀有线 年,马克龙连任总统,伊丽莎白博尔恩政府成立,阿塔尔出任公共帐务部部长,并在当年的立法选举中再次当选议员。本月,他接替帕普恩迪亚耶出任国家教育和青年部长。

事实上,在改组名单尚未正式宣布前,外界就对他的提名充满质疑——念精英学校是否适任教育部长?

阿塔尔。中学时,阿塔尔所在的学校是低调上流的私立中学。该校位于巴黎市最贵地段之一的第6区,有不少知名校友,比如法国前卫生部长布辛、国际知名律师布兰柯等。

不仅如此,这所学校与其他贵族学校不同,还带有结合布尔乔亚与波希米亚的布波族色彩,培育了许多艺术家、记者、律师、政治人物、商界与产业领袖。

曾有法国记者兼形容它为“鱼子酱和自由的爱校”,在法国教育市场独树一格。

还有一点引发讨论的是,学校的基本学费一年3000欧元(约合2.4万元人民币)。此外,这所学校的录取率极低,当年664位报名者中只招收86人。

《世界报》在质疑阿塔尔时表示,“一个接受私立教育长大,从未坐过‘公立学校长凳’的人真能成为教育部长吗”“能否真正倾听教育界的呼声,同基层教师们共情”。

还有人发现,阿塔尔在上中学时结识了学生时期女友、法国香颂小天后乔伊丝强纳森。

面对这些批评和质疑声,阿塔尔在参加20日交接教育部长的记者会时回应:“没错,我上过私校,但不必为父母的选择而道歉,也无需批评数百万为子女择校的家长。”

阿塔尔。事实上,法国政界人物一向离不开精英教育的培养。总统马克龙、总理波尔内等多数政治人物都出身私立中学或专门培育政治、商业领袖的高等学院。

近年来,法国公立学校资源日益匮乏、教师不足,并且此前的改革目标也没有进展,公私立中学差距越来越大。

《观点》周刊表示:“作为教育部的掌权人,他面对的是一个复杂的部门和多达100万人的庞大公务员队伍,未来要解决学位改革、教师匮乏等棘手问题。”

阿塔尔显然知道自己的处境。他在发表讲话时表示,在任期内,将保证每个法国学生在校期间每天都有老师负责,避免出现2022年发生的“教师荒”现象。

阿塔尔为自己规划了几个目标:将尊重权威和基础知识重新置于学校的核心地位;找到解决招聘教师难题的持久解决方案,让老师们都快乐;对抗校园霸凌,骚扰和暴力,让每个孩子在学校也都能快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